020-3206 9480 020-3220 9477 020-3220 5592
020-32069480 聯系我們 售后支持
各國醫改都不輕松 美可負擔醫療法案可借鑒
2017-03-09作者:張猛 來源:網易健康(北京)


大家下午好!我是張猛,今天很高興來了很多嘉賓,上午我們談了很多政策,剛才也講了很多新的醫藥市場的發展情況,包括電商等等。其實我今天匯報的主題是想稍微換一個視角,看看現在除了中國如火如荼在搞很多醫療方面的變化之外,在世界上有哪些新的趨勢,其實了解這些趨勢更多的還是看在中國有哪些可以借鑒的經驗和未來的大概發展方向,所以希望跟大家有溝通和交流的機會。

首先回顧一下整個市場規模,用艾美仕的數據給大家做一下這方面的分析,在過去5年當中,全球醫藥市場的發展還是非常穩健的,保持在5%的速度,一直按照這個速度持續往前發展,2014年全球市場相比2013年有將近9%的增量,這個增量是從哪里來的?大部分是由美國這個單一市場貢獻的,這一個市場驅動了全球大部分的醫藥市場發展,包括中國市場也貢獻了很多,大家知道中國市場去年的發展速度是14%左右,美國去年應該是8%,結合美國市場總量來說,特別是去年很多新的創新藥的上市,導致了全球去年醫藥市場的快速發展。從未來來看,我們預測還是會基本保持這個速度,今年全球將近一萬億美元,在未來5年左右會達到1.2萬億美元的規模,未來主動的驅動因素包括創新藥在全球的上市,以及隨著患者的支付能力的提高,以及專利懸崖期,2012、2013年過去以后,新藥進一步的補充,對整個市場的沖擊也在逐漸減小。綜上所述,整個市場在全球來說還是一個比較平穩發展的,有升、持續增長的一個過程。
再稍微看一下哪些國家真正的在國際醫藥市場中占到什么樣的份額,未來的動態會如何轉變?如果從2010年來看,我們其實可以看到最大的市場無非還是美國,從歷史上來看,它們基本上能占到全球一半的醫藥市場的份額,往前看,由于美國全球其它地方的發展,市場份額有所減少的趨勢,當然還是保持第一集團,還是很少有第二梯隊、第三梯隊能迎頭趕上。歐洲隨著這幾年經濟的減緩和經濟危機的加深,所占到世界的醫藥比例會進一步縮小,在2019年我們預測會占到15%左右的市場份額。
這里面我們分了新興市場,一塊是一級新興市場,主要就是大中華區的市場,歷史上過去5年我們增長非常迅速,達到16%的份額,未來由于增量的繼續增大,包括今年我們新進的一些政策,包括招標的情況,包括醫保控費方面的因素,我們預測未來的走勢會趨緩,歷史上第一次會降到10%以下,這是基于我們對市場的觀察和預測。這個也可以理解,中國的量如果跟倒數第二個日本來比的話,2010年還是在日本之后,但是2014年已經超過日本了,這么大的量,我們的增速適當放緩也是可以理解的。還有二級市場,就是金磚四國的其它幾個國家,巴西、墨西哥等等其它國家,也會為世界帶來新的增量,也會不斷帶來新的驚喜。但是總體醫藥市場來說還是大的發達市場占據主導力量。
如果市場按產品進行一些消費分類的話,很明顯的一個例子,在過去的幾年發展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在仿制藥領域,從過去幾年的發展速度來說,整體市場增長5%,仿制藥超過這個速度,仿制藥的速度超過了總體的原研和品牌藥的發展速度,這在全球來說也是一個趨勢,我相信中國也是差不多符合這個趨勢,也許更快,因為也是全世界各個地方費用控制的增加,不斷的變化。如果再看全球,只是看增量,未來5年的增長量來說,北美依然還是能夠貢獻很多未來增長的金額,特別是未來新藥的上市,美國醫改進一步的成功,會帶動北美包括加拿大的發展。
歐洲明顯趨緩,主要是在經濟危機之下,財政進一步緊縮,醫療負擔進一步加大,導致歐洲增速的放緩,這個跟我們對整體經濟的觀察也是相符合的。其實增長來自于亞非拉,亞洲的增量未來跟美國保持相當的數量級,主要是中國這些新興的國家所帶動的,這些國家的基礎還是比較弱的,所以未來的發展留了很多空間,所以我們預測在所有亞非拉地區還持續保持相當了增長范圍。
未來整個市場會有哪些因素驅動?我們做了一些總結,也看看其它幾個主要市場的一些變化,無非可以歸類為四塊,政策、產品組合、市場滲透、推廣模式。政策,國家對行業的管控,管控多少是合適的,這個是很學術的話題,很難一兩句話能夠說清楚。我覺得這個行業在全世界看來都是管控比較多的領域,所以有好的例子,像歐洲一些國家,政府介入非常多,包括一些政策的制定,醫保控費方向的談判,都是由政府主導的。
美國更多的像是一個企業的行為、市場的行為,未來的政策,我們想看一下醫療服務提供方式的轉變等等,都會帶來一些新的市場的變化。全球研發的重心和產品組合上是不是能夠更聚焦,幫助我們看一下未來市場發展的趨勢,以及第三塊,我們企業的市場策略,包括我們新的商業模式,剛才談了很多互聯網經濟,我們現在正在過渡,從醫療+互聯網,到互聯網+醫療方式的轉變,新的商業模式也會帶來很多新的變化。最后是市場推廣,不僅是中國這兩年隨著合規的要求越來越多,其實在國外也有很重要的話題,包括我們談了很多以病人為中心的商業推廣模式。我想稍微聚焦一下,談談這四個方面,從世界上來看到底有哪些新的趨勢和新的發展的希望。
醫改,全世界很多國家都在進行醫改,包括美國、中國、韓國、德國、歐洲都在做醫改,對任何一個政府來說醫改都不是一個輕松的話題,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模式,所以我們看到美國有法國的模式,德國有德國的模式,韓國有韓國的模式,印度有印度的模式。總結一下,這里面找一些共性的東西,我們過去看到在醫改和醫保的費用控制上,很多地方,特別是美國或者歐洲一些國家,原來的方式還是按照服務項目來收費,醫生做多少服務收多少錢,這個服務跟質量是沒有關系的,也就是說我只提供我的服務,服務的好壞、服務的結果跟醫生所獲得的收入,以及整個醫療體系獲得的收入是沒有什么關系的,這也是過去的一些詬病。
我們要改變僅僅是提供一個服務,而不管最后提供服務的質量問題。還有醫療的報銷,特別是發達國家,都是由政府或者保險公司來買單,這兩塊我們放到全世界醫改當中來看,都是在進行很多的變化,包括現在談的很多的醫療價值,醫療價值給病人帶來多少收益,整個醫療體系的效率有多少提升,這個我相信全世界醫改,走在全前面的我是英國提出這個理論的,他們的路也很漫長,雖然提出了這個概念,但是也沒有按照自己政府制定的時間表來進行。美國也在變,美國原來是不計較醫療費用,大家都知道他們的醫療費用支出占GDP的19%左右,但是現在他們也越來越看重保險要支付,還要看醫生提供的服務質量,并不是說你提供了多少服務,你今天做了多少手術,而是要看你做的這些事對病人的病情有什么改變。
其實全世界都是這樣的趨勢,國家提供了很多的醫療保障,病人的自付確實有所減少,但是在全世界范圍內來看,醫療費用增加以后,帶來了病人自付的增加,現在很多國家的病人也需要付一部分的費用,來增加整個醫療體系效率的提升。我們相信在未來隨著特藥和個性化治療的進一步開展,這一領域未來也會持續發展,包括美國和歐洲看到的醫療服務高度集中,醫院、診所為主,現在更分化,美國、歐洲都是更加向社區為基礎的服務轉變,過去很多醫療信息的不對等,基本上是醫生說了算,病人沒有任何話語權,到現在通過科技的發展,互聯網的興起,大數據的發展,很多病人在這個過程當中也有很多話語權和選擇權,這些都是未來從政策和醫改方面所帶來的新的變化。
舉兩個例子,為什么這些國家要做醫改醫改對中國有沒有其它的借鑒意義?主要的是美國2010年在新的政府指導之下,他們談的就是可負擔的醫療法案,主要是醫改,其實也是奧巴馬政府在兩會受到很多挑戰的一塊,就是如何提高病人的支付能力,我們如何普及醫療的可及性,美國還有15%-20%的人是沒有得到很好醫療保障的,這個也是這個法案針對這部分,還有一些小的公司,如何給公司進行醫療保險的購買。
主要的實施手段就是要強制公司和個人來購買醫療保險,美國在邁向全民醫保,通過這個法案把原來的15-20%的沒有醫療保障的人覆蓋進來。對行業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美國在探索新的支付方式,按照新的療效付費等等,都是在美國進行了很多探索,包括疾病的搜集,美國住院很貴,一天平均下來要六七千美金的住院費用,在病人住院之后,主要的醫改是減少病人住院的時間,能把更多的時間放回社區,通過長距離的家庭的管理和病人自我的管理,達到康復。
德國也在進行醫改,從2010年開始,這兩個國家差不多同時開始,更多的是針對新產品上市的處方藥,價格的管控,這里面加了一條,通過這些附加值證明你的藥跟現有的產品有更多的醫療效果,或者有更多的創新性,所以才會有更高的價格,這個管控非常嚴,這個過程非常漫長,這幾年過程當中審批的新藥有很多,在德國有待審查,導致新藥上市時間和價格受到很多影響,所以新的政府也是導致了藥品價格的波動,在德國整個市場體系之內。
剛才談了很多政策,看了美國和德國,產品上來說,全世界有什么樣的變化?只談一點,產品的變化很多,我們聚焦在一點上及如果把普藥和特藥分一分的話,最明顯的特點是這個市場在增長,從2004年到2014年10年之間將近增加了一倍,特藥由原來的15%增加到25%。為什么特藥在過去的10年當中有這么快的發展呢?無非就幾塊,一塊就是大量的新藥上市,特藥近幾年靶向療法、抗體療法方興未艾,很多新藥上市,而且這些藥的療效,由于它更精準,針對某種病人人群,所以它的療效相對傳統的小分子來說更安全、更有效,這方面所帶來的產品的價格跟原有的小分子相比有很巨大的飛躍。包括患者意識,原來患者更多的對健康和服務水平的要求,和支付水平的提高,大家更多的要求使用特藥,包括專利保護和創新以及國家的重視,美國在癌癥領域靶向的特藥已經占到了一半以上的范圍。
在生物領域,聚焦在三塊,一一塊是免疫,一塊是腫瘤,還有一塊是感染,從全世界所有的在研生物醫藥的創新藥,我們拿出來看一看,產品線最集中在三塊,其中就是腫瘤遙遙領先于任何一個治療領域,它的產品在研數量有革命性、突破性的產品是非常巨大的,相比其它領域,相比感染和免疫來說,心血管和血液傳統的小分子領域,新品種跟其它的領域確實有一些轉變,原來極度豐富的品種逐漸向癌癥、感染的特藥轉變。腫瘤藥物方興未艾,美國所有的藥廠都在做腫瘤藥物,只要是華爾街喜歡的概念,所有的藥廠都在往里面擠,這個領域大家在不斷的研發投入,有很多新的療法,像新的藥,今年新批的億第一個FDA批準的ARTI-PD1產品。
另外一個例子是感染,感染集中在疫苗領域,包括艾滋病疫苗、HPV疫苗都在研發當中。其次就是免疫類主要關注在丙肝的治療,第一個丙肝創新產品在2014年上市,年銷售已達到100億美元,這個產品創造了一個神話,也值得我們借鑒。美國政府管控比較少,去年在華盛頓跟美國的行業協會交流,國會第一個要聽證的就是藥品的價格。如果說2008年我們在排行榜上銷量最好的這些產品,過了六年、八年之后,它們在排行榜上有什么樣的變化?這個排行榜真的是風起云涌,有新上來的藥,有掉到排行榜以外的。有幾塊值得注意,就是生物藥的異軍突起,2014年從排名前五位的產品,有將近四個是生物藥,三個是嚴格意義上的生物制品,生物制品在短短幾年之內在原來排不上榜的都已經上升到這上面了,還有很多新的品種,未來還會給我們創造不斷的神話,這個領域也會給我們不斷的帶來新的興奮點,值得我們去觀察。
第三塊談談市場的滲透,且如何應對全球市場的變化?前20位的藥企,我們做了相關的觀察,這里面有幾塊,他們現在更多的是專注于國際上談的很多的個性化醫療、精準醫療,也就是特藥開發、新藥開發,專注的領域在癌癥、類風濕等領域,更進一步聚焦。隨著生命周期越來越縮短,競爭越來越激烈,各個公司在華爾街壓力之下,業績的增長,變化的需求,以及方興未艾過去的一年所帶來的兼并產品,公司帶來的市場長期的變化,以及地域,現在很多全球公司在重新劃分他們的地域市場,怎么定義為發達國家的市場,怎么定義為發展中國家的市場,過去很多的藥企可能做的并不是很細致,現在他們都在重新審視新興市場。
如果2003年還是大藥企占天下,基本上逃不出這10家,2013年已經弱化了一半,傳統醫藥企業所占的市場份額越來越少,新興的以研發為主的中小型企業,特別是生物醫藥公司有很好的發展前景,不排除未來進一步兼并的可能,從這個趨勢來看,我覺得大的藥企有壓力,也有動力去做兼并和并購,一方面要保持全球市場的規模,在國際醫藥市場來說,美國和歐洲市場,保險方的壓力非常大,保險的規模,像美國幾個大的規模公司有非常大的談判權,很多藥企為了跟保險公司有對等的談判的分量,所以不斷的采取并購,所以未來并購也是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我們看到新的公司和新的商業模式會出來。
未來的推廣模式,由于時間關系,我們只能很快說一個例子,美國跟中國原來很像,藥企跟醫生很相信的一個推廣模式就是雇傭很多醫藥代表,做產品銷售,非常直接,由醫藥代表對醫生的市場推廣模式,中國過去也是這樣的,基本上是這樣的模式,但是現在看美國、中國很多的藥企都在變化,除了醫院醫生的拜訪以外,利益相關方的人越來越多,包括醫保的談判、招標的談判越來越重要,包括醫聯體互相之間的合作,目前的形式是越來越多樣的。
一個藥企要面對的客戶不僅僅是醫院的醫生,這些醫生可能在某些方面對你業務的影響會漸漸弱化,更多的是其它方面的,比如說你的藥能不能有準入,醫保給不給你報銷,決定了這個藥在市場上能不能成功,越來越多的需要你對醫生的教育、對患者的教育,對雙方價值的認可以及多渠道的市場營銷,全世界基本上都是這個趨勢。從演變上來說是多元化的,以及利益相關方的增加,這個行業、這個領域會越來越多的不同的利益相關方的企業,不僅僅是醫生和病人,所以這也決定了行業的復雜性和未來發展的多樣性。
我們看到很多世界趨勢對我們中國的企業有哪些借鑒的意義?我們的國家醫改毋庸置疑是我們的國策,解決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增加藥品的支付能力、保障醫療服務的治療,從政策環境和行業發展的可持續性以及對利益相關方的管理給大家介紹一下,哪些地方能夠給中國的企業和市場、行業做一些借鑒。我們國家也在積極跟世界接軌,我們談了很多醫療改革、體系改革,為什么要做改革?針對這幾塊業務談的患者支付能力,中國有兩個億或者一個億的糖尿病患者,有一半的糖尿病患者現在是沒有藥物可以用的,定價和準入過程的分離,定價、招標、分離、醫院進藥等等,整個價值鏈不同的決策方和不同的相關管理者互相的分散,還有我們國家確實不可否認的,現在在藥物質量方面的差距,并不是說支原體以后,我們的藥物質量都變得一模一樣了,原研藥和國產藥,哪怕國產藥之間都有很多質量上的差距。
國家對這一塊是有規劃的,而且有很多舉措,從這點上來說,我們國家對醫療行業應該有多少的管控,我覺得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我覺得政府的很多政策是利好的,比如說解決老百姓支付能力的問題,包括商業保險的介入,包括李克強總理提到的大病醫保的覆蓋,以及跟國際接軌的保險的三保合一,以及醫保支付價的執行,今年下半年會有相關的政策出臺,醫保和產品的價格緊密結合,我們原來有兩個決策,一個是制定價格,一個是支付結合,這個跟國際越來越接軌。以及采招合一,進一步接軌,說明不同的部門之間的合作和減少行政,更進一步回歸市場。藥物質量談到很多,包括GMP的執行和仿制藥的推進,藥品零差率、公立醫院改革、財政補償、合理化醫療服務價格等等,這些都是能夠進一步支持我們發展的。要稍微調整的像我們藥品審批和決策國家,由于時間關系,不多展開。
從政策角度來說,我們國家確實有很多利益相關方在里面,定價、采購、使用,包括很多體系的分離,定價、市場準入、醫療費用和談判的脫節,招標和采購的不統一,藥品使用和利益掛鉤,影響醫療服務,以及公立醫院改革的思路到底未來怎么樣,確實有很多不同,導致我們國家醫改沒有任何其它國家的經驗教訓可以借鑒,我們國家是非常獨特的醫療生態體系,不管是從企業到政府,到醫院,都是有我們自己的特色。
所以只能說我們自己探索一條適合中國的發展道路,某些點上可以借鑒一些其它國家的先進做法。從企業來說,行業進一步整合,肯定很多新的發展企業,特別是高品質的仿制藥能夠逐步走向國際化,通過了美國和歐盟的認證,在創新上也有很多企業有新藥,雖然速度遠遠不夠,但是有很多企業在進行這方面的探索。相信我們國家的未來發展空間是巨大的,特別是癌癥的靶向藥,美國市場的靶向藥的治療比例已經占到了2/3,從中國整體的規模來說遠遠比美國一個單個靶向藥的規模小很多,未來我們對創新的需求,對未來醫藥市場好產品的需求是巨大的。我們國內也有很多好的產品上市,但是我個人覺得還是偏慢的,這幾年能夠說一說的好產品無非就這幾個,這不是全面的例子,我希望我們國家的產品創新越來越快,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同仁不斷地努力。
從未來的評估政策來說,我們國家也在與時俱進,我們談到大數據、移動醫療,這些概念在歐美也是非常先進的概念,這個數據跟移動醫療的數據是緊密相關的,病人在整個治療體系當中,從診斷到最后獲得藥、住院、出院,這是一個閉環,真實的數據能否真實反映病人的治療情況,通過精準醫療和移動醫療的介入,未來的發展是巨大的。我們艾美仕做了一些研究,從政策角度來說國家也是重視的,現在我們正在審批當中,要求一些臨床和安全數據。未來藥物的準入,包括引入到招標,國家層面的醫保準入,這些對數據大健康的要求是非常巨大的。
最后一點,市場推廣,我們國家整個醫療體系從原來單純的醫藥代表找醫生做溝通,介紹產品,到以圍繞病人為中心,國際上很熱的一個詞就是生產藥片之外,你的藥還能為社會以及醫療體系做些什么其它的貢獻?這是新的話題,圍繞病人的需求,病人的教育、醫生的互動、病人對疾病治療的要求,及時獲得產品信息的需求,我們作為醫藥企業如何去滿足?包括脫離傳統的醫藥拜訪,我們看到很多移動醫療、互聯網,各種各樣新興事物的發展,未來中國是很有希望的,在這一塊,如果說我們在創新上,在產品上跟歐美有些差距,在醫療體系的效率,醫療體系的更新上,我們有很多空間可以做, 而且很可能在短時間之內能夠趕上世界一些發達國家的做法。我今天分享了這么多,有很多信息,歡迎大家線下繼續交流,也感謝大家的傾聽,謝謝!

足彩半全场玩法